夜漓

我会陪你一起,直到最后……

呵呵哒

原来随和是这样子的,我今天算是明白了。那按照这样子的话,我可比某些人随和多了。

“真正的布局者,永远不可能有同谋。”

  不,还有信念与命运同谋。

【邪簇】 你好啊,再见啦

喜欢这个结局,但还是心疼黎簇啊

流萤er:

  啊啊啊啊啊啊啊!之前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抽一不小心把好不容易码出来的全删了!气煞我也!
*爷爷爷爷,你小时候关注的辣鸡文手更小短文啦!
*本文配合BGM《追光者》食用更佳
*食用愉快~欢迎捉虫



听到那声滚的时候,黎簇的心也陡然变冷。


“好啊。”手松开的瞬间,刀也随之滑落,像是斩断了那一丝羁绊似的落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
他狼狈地匆忙离开,没有回头。因为现在他只是一颗没有用的弃子,留下也起不到一丝作用。


没有人看见他隐入黑暗后落下的泪珠,连他自己也没有。


明明他们曾经离得那么近过啊。


被遗忘的泪水被由风吹来的沙粒所覆盖,淡入沙中,隐没不见。



在医院里被梁湾问起的时候,他还是选择了假装已遗忘,就好像这是他的默认选项一样。


黎簇,你他妈就是个傻子。


看着伙伴们担心的脸庞,他牵起最真实的假笑,对他们说,没事,我好着呢。他也没有与他们提骑过任何关于沙漠里的事,每次他们试探着问起的时候,他都会用突然转为痛苦的表情与抱住头的动作来掩饰过去。


他已经习惯了伪装。



出院以后,他又回到了学校,像往常一样继续上学。过去的几个月,他只是生了一场大病而已。


一切如常。


只有一件事有所改变。黎簇突然变得认真了起来,上课也不怎么开小差了,作业也是好好地写了,搞得苏万和杨好有点惊讶。黎簇回答说,自己在沙漠里吓怕了,想好好学习。


苏万和杨好理解地点了点头,拍了拍黎簇的肩膀,离开了。


门关上以后,一切又归于寂静。


黎簇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,又翻了个身,背对着窗棂,蜷缩起身子,梦呓似的说:


“确实是伤怕了啊
只不过不是因为古潼京而已。”


惨白的月光透过玻璃照到身上,让人感到一种彻骨的寒意。


他闭上眼睛,任自己坠入黑暗之中。



他又回到了古潼京,那个一切开始的地方。


他带着苏万他们在沙漠里走着,看着苏万他们带着点崇拜的眼神,他感到有一丝落寂。


教他这些的那个人现在已经不在了啊。
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不顾车嘎力巴和伙伴们的劝阻,固执地要按照吴邪给的路线走,在众人质疑的时候还坚定地说,地图没有错。


可能是,他已经习惯了去相信他吧


可能是,他已经习惯了去依赖他吧


当他被车嘎力巴推入水中的时候,他感觉到自己突然被水包裹住了身子,那一刻,一切仿佛都静止了。他看到澄撤的水里,自己身边升起好多好多气泡,浮到水面,在阳光下碎裂。他看到那些滑稽可笑的游泳圈,他看到沙漠里的天空是蓝的,不像城市里,那是一种很纯净的天蓝色。他看到水是淡蓝色的,让他想到1.01乘10的五次方Pa,-183℃时的氧。他感觉到水灌入了他的鼻子和耳朵,他感到无法呼吸。
他看到旁边的同伴脸上的种种表情,惊慌,痛苦,茫然,难以置信,愤怒,悲伤。但他却感觉很轻松,好像有一丝丝暖意从四肢涌上心头,为什么要痛苦呢?他闭上眼,嘴角勾起一个很久很久都没有浮现在脸上的弧度。他好像看到了上一次来沙漠上看到的,吴邪映着火光的脸,他好像看到了吴邪眸中跃动的篝火。他伸出手去,想要摸摸他。


一切都结束了啊。他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想。



黎簇在茫茫白沙中醒来,意识渐渐回归,他站起身来,环顾四周,认出了这个地方。


最后还是没死成啊。黎簇自嘲地笑笑,看到沙丘上站着的两个熟悉的身影,跑了过去。



黎簇看到来人的身影的时候,心里猛的颤抖了一下,干涸了很久的泪腺也突然开始运作起来。


他假装自己没有认出来,假装还是那个孩子气的少年,掩盖起自己突然剧烈波动的情绪。


当他摘下面罩的那一刻,什么冷漠,什么伪装,全都被他毫不犹豫地抛弃,想也没想,扑到他面前,激动地大声喊道:“吴邪!你果然还活着!”


看着苏万和杨好一脸茫然的表情,黎簇才反应过来,在心里默默骂了自己一句:黎簇,你真是个傻子。


听完吴邪的话之后,黎簇垂下眸,不再说话。


啊,果然,还是只是把我当一颗棋子啊。


可是没有办法阿,我无法拒绝,也不会拒绝。


因为这是你的要求阿。



回想起黑爷之前在自己用c4差点把自己炸死那会说你小子就是个疯子的时候,黎簇突然没心没肺的笑了。


是啊,我不但是个疯子,还是个傻子。


一个可悲的得上了斯德哥尔摩的傻子。


那就让我最后再疯一次吧。


黎簇看着眼前的人们,大声的笑出来,笑声里却充满了悲凉。


汪家人见此都停了下来,茫然地看着小孩发疯,当他们看到他手上的打火机时,突然所有人都明白了。


黎簇远远地看见了一个狂奔过来身影,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
可是已经晚了。


一声巨响里,所有的人影都被火光吞噬。可是吴邪看到黎簇对着他笑了,他看见他的口型告诉自己,再见啦。


“吴邪,我不欠你的啦。”


爆炸点远处的男人无力地看着这一幕,眼中浮动着泪光。




-后续-
吴邪从那次回来以后就变得沉默寡言,只是摩挲着绑在手腕上的红线。


黎簇死前带着一串,他在他的行李箱里找到了另一串。他后来在这根线上又系了一个小小的金鸭梨,里面是黎簇的一小撮骨灰。


胖子也沉默地看着他,对身旁的车嘎力巴说:“是不是哪怕我们早去一步,结局都不会是这个样子。”


车嘎力巴摇摇头,声音平淡:“没用的。之前我在把那小子推进水里的时候,就发现,别的人都是用一种慌乱愤恨的眼神看着我。只有他,反而挺开心似的。他的心已经死了,这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。就算我们真把他救出来了,他也不会再活多久。他已经到了这个临界点,那件事只是一个引线而已。”


往后,道上的人都知道小三爷心狠手辣,仿佛没有心一样,却不知道,他的心已经在一次爆炸中随一个少年死去了。

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,祝大家中秋快乐哟🌹

一个旧视频

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♌,祝少天生日快乐哦🎂